首页 国产精品 国产免费

国产免费

你的位置:久热国产精品 > 国产免费 > 【轻评论】尚未开始便已结束的故事,评《埃罗芒阿老师》

【轻评论】尚未开始便已结束的故事,评《埃罗芒阿老师》

发布日期:2021-10-19 06:28    点击次数:197

作者:@错位先知。

参与评价:@谁,@熊腾浩,@舒彤,@智濑突,@黑苗俊,@羽。

前言

《埃洛曼纳先生》(《ェロマンガ先生》,以下简称《黄漫》)是由著名姊妹作家傅建思创作,由铁人三项猫耳控小田广之插画出版的轻小说系列。自2013年底以来,共出版了11卷,尚未完成。该系列累计销量虽然不在触电库排名,但也属于百万作品。

由其改编的电视动画将于2017年播出,原剧情有两集OVA。这部动画制作精良,但反响平平,未能再现傅建思之前的作品《我妹妹好可爱啊!》!”(以下简称“我姐”)在当年的盛况下,也被各行各业的大师们挂上了。这就是所谓的“时代变了,大人”。

《黄漫》刚出版时,被视为行业题材中的希望之花,是傅建时的优秀代表作《我的姐姐》的精神续作。然而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黄漫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。随着工作的进展,我对黄漫的态度也从粉到路再到黑。下面,这篇文章将解释黄漫真正想做什么,以及我从中看到了什么。

一、业界文的源由

广义的行业题材是指描述某一专业领域的作品。根据这个定义,任何专业或文化活动都可以被归类为行业主题。然而,这一定义过于宽泛,没有针对性。在本文中,当我们提到“行业文学”时,我们指的是狭义的行业主题,即写轻小说、画漫画、做动画。

文学的本质是反身性。当一个读者读一本关于他写轻小说经历的轻小说时,他会感受到主角创作轻小说的过程和作者创作轻小说的过程。“主角”和“作者”的身份高度重叠、相互印证,给行业带来了天然的代入感,是读者替主角替作者。因此,读者可以更好地理解作者的良苦用心,更愿意容忍作者在书中更任性的操作。

工业原本是轻小说中最符合逻辑的话题之一。小说作家可能不懂这个懂那个,但毕竟写轻小说一定要懂。如果你能把自己写轻小说的经验打包复制,就能出一篇行业文章。

真相就是这样的真相,但是怎么做还有讨论的空间。虽然有《闲狼作家是美少女怪》《轻松小说的快乐写作法》《掐脖子》等开创者,但这些作品都是孤证,没有给后来者留下实际的启示。这些作品错综复杂,试图在轻小说中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,可惜走在他们头上的人并不多。

陶殷汐的《超逸诗·轻小说日记》终于带来了一些实质性的启示。《桃光》的商业表现并不好,所以四卷会减半,但相信每一个熟悉轻小说的人,只要看一眼《桃光》都会大吃一惊——原来它在业内这么好写?这么容易写?然后,平坂读完《桃光》后,读了又写了《要是我有个妹妹就好了》。》,读《桃灯》伏见部写《黄漫》。

“桃色之光”并不是一个谜,所以如果有玄机就不容易操作了。主要思路是以传统爱情喜剧为情感线,以写轻小说的过程为事业线。在阅读过程中,读者不仅代入爱情喜剧的男主角,还代入轻小说的作者,一触即破的维度墙。更妙的是,《陶青》的创作过程和《陶青》本身的创作过程是同步的,就连剪腰和Bad End都是同步的(笑)。相比之下,《掐脖子》成了吃力不讨好的练习册。

在事业线这边,《黄漫》采用了和《陶青》几乎完全一样的处理思路,使得剧内外同步发展。当然,黄漫在细节上要比桃光丰富得多。额外的部分包括与插画师的互动,与编辑和同行的深入交流。当它即将被漫画化时,它即将被动画化。何泉家的世界上最可爱的姐姐就是黄漫在作品中的投影。如果你清楚地理解这个基本原理,你一定会通过行业文献。

当然,这只是一个通行证。

顺带一提,一年后,《白盒》也应用了这个思路。追根溯源,一些原理类似的作品,比如《爆裂人之王》,早就在漫画中出现过。由于篇幅有限,不再进行进一步考证。

二、伊尔芙的操作

虽然世界观只是在第11卷才开始联系起来,但黄漫和我妹妹之间显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没有必要阅读第11卷来得出这个结论。任何一个《我的姐姐》的读者,读完《黄漫》第一卷,都会立刻感受到两者之间的密切关系。哥哥发现了姐姐的秘密,护送她,一群姐姐挥舞着旗子,高喊着,可以说是傅建时的招牌套路。黄漫已经向前迈出了一小步,从护航到深度参与。

虽然前中期极其精彩,但后期《我的姐姐》却成了骑虎难下的地方,结局引来不少吐槽。后面我会间接回答为什么傅建司把作品做成这样。这里关键的一点是,虽然《我的姐姐》的最终结局是合理的,但很难让人愉悦。这种感觉大致就像是在RPG游戏中塑造角色时过于随意的添加属性点和技能点,导致一些重要的剧情战斗无法取得胜利,最终无法达到完美的结局。通关后,你感叹游戏是个好游戏,却总觉得看不到完美结局的时候少了点什么。得,你可以有两周的眼力,这个时候加一些时间可要好好计算。

所以《黄漫》开门见山,说真实性和纱雾没有血缘关系,直接砸碎了《我的姐姐》中若隐若现、更大的剧情锁。无血缘关系的姐姐暗示在设定上要给她提供便利,但既然是姐姐的继承人,就不是暗示而是明示。

但是,从继承《我的姐姐》的角度来看,在讨论迷雾之前,有必要先谈谈Irv和黑猫的同构。

在《黄漫》和《我的姐姐》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男女主很难正常交流,这在轻小说中并不常见。“我姐”只是沟通不畅,所以静姐很多话都不能跟童奈说,而童奈也不是真的想跟静姐说。说到黄漫,从字面上来说很难沟通,有些事情基本上要靠敲墙发莫尔斯电码(不是)。

诚然,从不会沟通到会沟通,这个转变的过程是《黄漫与我的姐姐》的重点和亮点。但问题是,男女不能交流的作品应该如何度过前期?这就需要一个德艺兼备的第三人来带来节奏。她必须分别与男人和女人相处,发挥缓冲作用。还必须有足够的个人魅力来吸引读者,避免他们被男女冷战吓跑。伊尔福和黑猫接手了这个重要的任务。

任务完全一样,只是伊尔夫和黑猫截然相反。黑猫往往比较内向,给人的印象是不喜欢主动做事,但她有很强的存在感,可以完美融入《我的姐姐》中的任何场景。Ilf相当外向,非常善于把握节奏。他的语言并不令人惊讶地没完没了,他有办法创造出黄漫需要的任何场景。

他们的人格恰好是他们的女英雄的反映。同奈与吴莎有着相同的内核,但与男主沟通困难的明显原因却大相径庭。童太强了,性格有些高傲,甚至有些孤傲。纱雾趋于淡薄,内心充满不安全感。所以女一号和女二号的搭配非常讲究,甚至有很多百合书。

《桃光》中用作噱头的“行业秘密”,在黄漫早期主要由Ilf播出。伊尔福的风格不太像电击库,有点接近敌方站“在我无敌后宫群杀反派”的方式,暗示伊尔福的辛苦也就那样。更妙的是,伊尔夫认为自己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,并以此为荣,这也是她生命力的重要来源之一。至于傅建司是否这么认为,很难说(笑)。

Ive的播出不仅涉及到她自己,还涉及到美元华和其他被点名或不被点名的同事。陶青的创作生态只有作者和编辑,略有空洞。《黄漫》凭借着Ilf的上下经营和来回奔跑,一下子成为了行业内的立体氛围,形成了“行业生态”,从而避免了读者和男主单打独斗的假象。虽然行业生态可以通过不断增加新角色来逐步改善,但毕竟增加新角色会增加作品的负担,而Ilf在故事的非常早期就激起了一人之军。在她成为纱雾与外界连接的窗口之前,她早已成为读者与行业连接的窗口。

同时,Ilf对于真实性也非常重要。

想想故事开头真实性的情况:最后一部作品拯救了街道;如果新工作还没落地,如果不能落地,就应该回去学习。没有父母;监护人很严格;我很紧张,因为我刚刚发现了我姐姐的秘密。总之,他压力很大,没有人能缓解他的压力。依赖参与工作的别人是不负责任的,依赖不了解他工作的人是没有用的。尤其是纱雾。别看纱雾背后的舞蹈,但一开始的纱雾就是一个正宗的压力发生器。如果他能对吴莎说“我压力很大”,这个故事基本上就此结束。

但他压力很大。

这时候正好空掉了Irf,虽然和Authentic在同一个行业,但是咖啡位置相差太大,基本不构成竞争关系。她不参加真品工作,完全理解真品工作,所以她是真品工作最可靠的人。我完美地承担起了这个责任,用独特的方式让真实尽可能地放松,让读者不那么紧张。正宗的需要安慰,但需要的不仅仅是安慰。伊尔福通过浮夸的表演,让他逐渐相信了两点:

道路是曲折的,前景是光明的;

2.其实路也不是很曲折。你看,我妈十万多。

用我的话来总结,Ilf属于解压部的吊坠。虽然她没有给主角们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帮助,主角们也不愿意主动向她求助,但当他们在困难的情况下想起她时,总是会让自己轻松一些。她就像你的富二代朋友,“有困难找我借钱”。你可能不会真的向她借钱,但这句话就够了。

而且Ilf真的是富二代。

三、和泉家的秘密

接下来,我们来看看这本书《正宗》和《吴莎兄弟姐妹》中的男女主角。

地道又出乎意料,没什么好讨论的。他不仅和景杰很像,而且和之前轻评中提到的《糊涂管家》《弱我》的男主角坂町近次郎也很像。他可以说是各种刻板印象的大师。

面对女生的感情,虽然Authentic一直主张自己爱自己的妹妹,但也不会出乎意料地避开其他女生。原汁原味的拥抱是一种“不主动、不拒绝、不负责”的态度,在三次元中恰到好处地算计了渣男。从二次元的角度来看,这也是一个令人不快的形式——全自动的好感处理器,无差别地对固定格式的配角女演员所表达的好感做出反应。真实,以极其模糊的态度,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女配角好感的增长速度,要求自己的好感不要随便上升,也不要下降。商誉的增长确实需要控制,任由商誉疯狂上涨的后果就是《朋友和小》的失控。但是控制好感度的方法有一万种,最让人困扰的是正宗的。

至于正宗的职业,也就是写作,不如和隔壁的“我要是有个妹妹就好了”聊一聊。“羽岛在伊拉克。两人都曾经历过写作生涯的低谷,两人都在低谷中饱受煎熬。然而,伊拉克之月的痛苦是“郭美”的焦点之一。正宗的痛苦更多的是一种介绍——“我现在很痛苦,所以我需要一个漂亮的女孩来吻我,把我捧高”。

按照高坂桐乃的发展曲线,雾总体上相当令人满意。在时间线开始之前,男主人(和读者)对吴莎知之甚少,只知道她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,拒绝交流。时间线开始的标志是她被发现是自己的画家。吴莎起初的形象不是很讨人喜欢,她的性格也很尴尬,很难伺候。随着攻略的发展,她逐渐从骄傲变成了迷人,现在她几乎是一个纯粹迷人的角色。如前所述,纱雾是真实性的主要压力源,所以当纱雾转向纯粹的迷人时,《黄漫》将完全失去它原本的那点严肃性,而成为纯粹的划片和出招。

特别是吴莎和同奈都有“其实很久以前就喜欢我哥”的隐藏设定,我个人觉得是超级蠢的。明明可以依靠时间线的内容来发展男女之间的感情,为什么要诉诸黑历史呢?

四、败犬们的忧郁

在讨论其他角色之前,我们有必要先看看《黄漫》和《我的姐姐》的结构特点。

虽然傅建思不是Galgame的作家,但从结构上看,黄漫和《我的女孩》比Galgame其他作家的轻小说更倾向于Galgame。这种相似性既没有体现在两部作品的微观环节,如遣词造句的选择上,也没有体现在更直观的元素上,如人性化的设计,主要是指每个女主角的故事情节的分布。

因为题材非常相似,所以日常轻小说和孟非的美少女游戏之间有着天然的联系。孟非美少女游戏的影子可以在上一代的很多日常文本中找到。

然而,《我的女孩》中可以找到的不仅仅是阴影,它进一步借鉴了美少女游戏中“角色线”的理念。虽然没有明确的表述,《我的女孩》将一些女性角色定义为“攻略”。在经历了用来介绍人物的“共同线”之后,他们在接下来的故事中会有自己的性格线。她会和男主持人一起经历这个角色线内的事件,不断提升自己的好感度,最后根据男主持人的选择遇到一定的结局。

这个想法在孟非美少女的游戏中非常常规,很早就可以产业化了。对于孟非的作品来说,在经历了一条占据故事长度一小部分的共同线之后,玩家需要选择某一条线,并引导其中一位女主角。在这个角色线中,其他女主角自动退居幕后或默默消失。

需要注意的是,与非线性美少女游戏不同,线性光线小说很难选择和转移路线。由此产生的所谓“伪后宫随笔”,是美少女游戏向轻小说转变过程中做出的艰难抉择——有可能创造并保留每一个处于上位的女主角甚至后宫结局,但在实际结局中,处于上位的女主角最多只有一个。

在发展演变的过程中,伪后宫逐渐聚焦于女性与主人的互动。人物线条不再像孟非的作品那样相互孤立,而是不断交叉融合,最终抹去人物线条的轮廓。典型案例是路人女主持人。虽然读者可以形象地将作品拆分成三四条角色线,但在故事中后期的过程中,完全不可能摆脱其他女主持人从任何角色线的影响。换句话说,角色台词的相互促进和干扰是伪后宫散文的关键点和本质。

但以上分析与傅建司关系不大,我姐和黄漫还停留在分割线的层面。一般来说,如果我们简单地划分界限,搞轮流制女性,轮流坐上皇位,就不会有大问题。但是《我的姐姐》和《黄漫》也是女一号非常厉害的作品..结果女一号线发展太快,其他女线发展太慢,根本不用打。

《我的姐姐》中后期骑虎难下就是由此而来。童奈出山之前,大家都可以来来去去。她刚出山的时候,别的女业主可以逼着她开个五五开的会。然后,以后又出现了6起神装通奈虐菜案。黄漫之后,同样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。虽然纱雾线通过一系列事件拉近兄妹距离的操作依然精彩,甚至可以说比《我的姐姐》还要精彩。但是角色线进度不匹配的问题更严重。

吴莎第二次换工作,伊尔夫和梅元华还在划水。其他人只记得在吴莎走出大山后,有一个人等待被攻击。纱雾基本恢复与男主人的沟通能力后,这些人只有在纱雾不在场的时候才能有高嘴。只要场上有纱雾,所有人,包括前期带血扛纱雾的伊尔夫,都只能乖乖地承认自己不如别人,以至于不得不依靠“如果没有纱雾”这样无聊的想象作为推进自己角色线的前提。但读者不是盲目的。吴莎不是还在家里挂机升级吗?说到底,只说一声嗨就能获得经验值吗?

我姐的问题是每一个字线都很好,组合起来很别扭。黄漫的问题是纱线和雾线太好了,其他的线根本拼不出来。直接的后果就是作品完成度很低,很多东西该写却没写。《我妹妹》靠改编游戏(包括《我妹妹没那么可爱!携带版本等游戏)或者发行如果文章补充完成度,有这个机会是好的,但是相当于游戏本体不完整,需要DLC来补充内容。一两次还行,或者水平真的很优秀,读者可以宽容,但不能误以为自己有不完整的版本。如果你根本不认为你在做一个不完整的版本,问题会更加严重。

因此,本文不需要分析黄漫的其他人物。都是伊尔福的低调版本,人的设计不同,个性不同,战略进度较低。看到傅思在《我的姐姐》中清晰地处理了女主持人之间的差异,她在黄漫之后倒退了。

唯一能引起我注意的配角就是静香。作为祖上的姐姐,她和童奈很像...但从最新进展来看,仅此而已。

对了,“工作粉”“角色粉”的存在是日常工作,证明美少女的游戏留下的痕迹太多了。这样的作品帮助任何一个女生上位都是合理的,但是有一个限制,最多只能帮助一个,这样就很难避免作品粉和人物粉的冲突。但是,这个问题在黄漫并不明显,因为黄漫已经不在“留下太多痕迹”的层面。

结语、伏见司的草率

无论如何,《黄漫》至少是商业上的成功,在这一代带来了一波行业文学。最典型的一句“要是我有个姐姐就好了”。”常与“黄漫”相提并论。只有在第一卷,两部作品才是真正平等的。但是现在两边都写了十几卷,谁是骡子谁是马就很清楚了。本着讳莫如深的原则,这里不仔细比较这两部作品。而且,我认为“黄漫”在任何维度上都被“郭美”炸开了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想想真的很痛(不痛)。

我只提概念上的区别,引用白盒作为中介。“白盒”是典型的高努力、高回报。虽然路上总有各种各样的智慧,但结果一般都不错。“黄漫”是低努力高回报。你很难感受到这些人在事业上付出了多少努力,但收获都是实实在在的。“郭美”就是努力工作,低回报,千方百计,听天由命。是赏“白盒”还是赏“水果女”,要看每个人的心态。但是,如果把“黄漫”放进去对比,就会发现她本质上是“我无敌后宫群杀反派”。那么伊尔夫是傅建司吗?

然而,这已经足够了。《黄漫》至少可以写完“我喜欢我姐姐但不喜欢我姐姐”。

在《黄漫》的基础上,将主角的角色简单颠倒后,获得了《14岁》和《插画师》等作品,以及男演员编辑的《美少女作家百万销量目标》。这些作品的水准基本在黄漫和郭美之间。

我本来想说黄漫最大的错误是没有完成五卷。傅思自己也知道,黄漫的初衷只是为了弥补妹妹的遗憾,为了尽快弥补,他应该尽快收手。因此,他也有“绝对没有动画”这样的言论。然而,《黄漫》比图书馆想象的要热一点,作者写了下来。是的,这种原本不成问题的延续,立刻成为了黄漫的致命缺陷。

说到底,黄漫开头没有那么多台词。你可以看到在最近几卷中,你实际上是在薄纱雾像Poi一样稳定的前提下,尝试开了一堆新的线。这是一个想要把黄漫从一个故事变成一个舞台的万能舞台,一个新的女孩随便放进去(指一句台词,一套可爱点,一堆情节)就能立刻发光。这样瞎混真的可以吗?

没问题。

《龙王之作》原计划分五卷完成,看完演出后也在继续,也采用了将故事化为阶段的商业模式。但是,人家的《龙王》一部一部写得比较好。新角色上台消化一个;老人物还活蹦乱跳(应该有银提刀。jpg);这里);剧情和内涵不敢说大进步,至少我可以保证退步是绝对不存在的。隔壁这个例子说明,运营本身的思路没有问题。

这纯粹是水平问题。

所以,我读《郭美》第一卷的时候,从死忠粉变成了普通粉换成了《黄漫》;读《百万销量》第一卷时,我转向了《黄漫》,读完《龙王》的最新进展,我转向了《黄漫》。想想五年前,我也说过“黄漫是我心目中完美的作品”,这真的像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。

总之,透支了姐姐的残情之后,黄漫还算不错,但是傅建司的表现让我很失望。现在,我只希望《黄漫》能尽快完成,然后我们再看看傅建司未来还能做些什么。

灯库VOL.1支持组:192338882。

免责声明:本文版权归轻量级库所有,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文章附于源网。如果您有任何问题,请联系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