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国产精品 国产免费

国产免费

你的位置:久热国产精品 > 国产免费 > 【论点罗列】奇葩说S06E14:爱人离世,要不要把TA的记忆交给人工智能

【论点罗列】奇葩说S06E14:爱人离世,要不要把TA的记忆交给人工智能

发布日期:2021-10-19 06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40

齐帕说第四季第14场主场比赛最后一集:你想在爱人去世的时候把TA的记忆交给人工智能吗?

之前发表了一篇文章,分析了我对前三场主场比赛的感受,以及赛前对这场辩论的思考。

在主场比赛的四场辩论中,这场辩论是我立场不坚定的唯一一集,我可能会被说服在中间改变立场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评论被删了。好像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。真可惜。

有兴趣可以去我的微信官方账号(半池泉)查历史新闻:会不会不跑票?

因为我在这篇评论中提到,有些辩手的观点与我自己在比赛前的想法相似或相同,但专栏中的文章被删除了,这很难验证。我想在这里解释一下,以免让读者产生疑惑,以为我在吹牛或者做梦...

让我们回到辩论者的观点。

郑方·伊认为[毛冬]当我的爱人去世时,我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论点一:爱人的记忆是可以保留的,也应该保留。

内存就是信息,和照片、硬盘存储没什么区别。如果不刻录存储在硬盘里的照片和内存,为什么不接受内存存储?此外,记忆转移必须在移交给家人批准之前得到该人的批准。选择转移是尊重死者的最后愿望。

第二,为人工智能保留记忆是最可靠的。

如果给活人,可能会利用里面的敏感信息做坏事,但机器是中立的第三方,比较安全。

AI只是一个方便生活的技术功能。我们已经在生活中应用了,比如电子相册。当我活着的时候,我用它来储存我的记忆。我怎么突然不想去死在这里了?技术本身没有错,只是我们想得太糟糕了。

第三,有记忆的AI可以陪你度过失去爱人的痛苦时期。

对爱人的记忆也是对你的记忆,一路上都带着你们共同生活的印记。储存记忆最大的意义在于,你可以通过爱人的记忆看到以前的自己。找到一条共同的路来。

毛东的发言很明确:应该存储吗?,讨论了为什么;如果有,最好的方法是什么?AI是最好的,讨论为什么AI是最好的;存储有什么好处?告诉你有什么好处。

进步的,清晰的,充满情绪和争论的,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令人反感的。不知道观众为什么选择倒着跑票。

第一轮结束后,康以他一贯温和的态度谈到了这个话题。李生说,有时会发生这种情况,他失去了与球场观众的联系。不管他后来说什么都是错的。即使他试图在李生生日的时候笑着让气氛活跃起来,也无济于事。这个时候,即使论据和笑话客观上没有错,也是错的。毛冬自己说,他觉得自己在演讲过程中失去了观众。

就像黄志忠说的,我觉得站在舞台上,没有什么比知道观众已经抛弃你,你还要继续在舞台上表演更痛苦的了。难怪毛东在讲话中间说了一句有点自嘲的话,“我们要以专业精神把这个尴尬的场面往前推”。

但是当我回过头来看这一段,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毛冬会被观众抛弃。有些知道的朋友可能会给我留言回答。

方毅据理力争【胡老师文远】爱人去世,我不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论点一:AI不尊重已故恋人的秘密。爱人的记忆不仅仅是共同的生活经历,更是TA自己生活的全部秘密。

(反驳毛东的照片理论)不是恋人的照片,而是生活中所有时刻的所有照片。这种隐私不应该公开,也不应该放在机器里让别人随意点击阅读。

第二,AI只能保留过去的记忆,却写不出全新的现在。

机器越是智能,你越是只能沉湎于过去而不能开始新的生活。只是石思念亡妻,即使在梦中复活,也只能关心她,无言以对,却无法展开新的对话。

逝者已逝,生者需要继续前行。如果你沉迷于机器储存的信息,陪伴你的不是机器,而是你在陪伴机器人,从而耽误了自己的人生。

第三,死者不是活在死者的记忆里,而是活在你的记忆里。

我之前列举的隐私和停留在过去,在我想到辩题的时候就想到了,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胡先生会用苏轼的名篇《江城子》把这个道理讲得如此生动,深深地打动了人们的心。真的很棒!康和马东显然也非常欣赏胡先生的表演,并饶有兴趣地询问了诗歌鉴赏的演唱方法。不知道大家对唱版的《长恨歌》怎么看。

一个论点打开了酒吧。

毛冬:我们从来没有说过AI应该作为恋人的替代品。如果我们这样想,那就不是AI的问题,而是采用这种想法的人的问题。

胡老师:如果不是作为替代品,而是存储在硬盘里,而不是人工智能。为什么要让它“聪明”?

毛冬:所以你觉得放在硬盘里可以,放在人工智能里不行?

胡老师:保持记忆可以,但做爱人的智能模仿者就不行了。

毛冬:但我就是做AI。就像给硬盘增加了一些分类功能。有什么区别?

胡老师:我不懂(哈哈哈哈)。

毛冬:AI没有那么强大和可怕,你想知道吗?

胡老师:我学文科是因为我觉得理科很强很可怕。AI技术的问题不就是因为不懂才让我们觉得可怕吗?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。本来AI的寿命比我们长,算法比我们强。如果给它人类的记忆,不就是人类最后的底线吗?

两位选手在开场阶段的表现略逊于演讲,说明即时反应还是很有挑战性的。

毛冬一开始就跟胡先生说,把内存存储在硬盘里就可以了,这其实就造成了胡先生和自己隐私争论的矛盾,存储硬盘的时候存在隐私问题。但是,毛冬花了太多时间去解释AI强不强的技术问题,而不是用自己撕裂的纽扣去追求胜利。

胡老师顶住了毛冬对AI实力的解释,但他稍微有些防卫过当,这让他对技术的恐惧过度延伸。很多技术细节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,只要专业人士理解并在适当的监管条件下推广。

我不懂Wi-Fi技术,所以不上网?不会的。如果非专业人士不理解,又因为不理解,就凭直觉抵触,我们会不会不开发和推广什么新技术?这恐怕是有争议的,给反对派留下了反击的借口。

郑方第二辩【席瑞】当我的爱人去世,我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驳胡老师:悼别之作确实悲凉美好,但其逻辑是面对不可改变的现实,寄托无奈的祝福和怀念。但是技术是用来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,这样我们就不用无奈的接受了。

发表观点

参数1。这个问题是老年问题,因为没有意外,爱人去世我们也老了。对于老年人来说,回忆是最珍贵的。这个时候,回忆是最过瘾的,能带来快乐。然而当时由于精神力量的衰弱,需要回忆的内容和细节越来越少,最终一切都被遗忘了。如果有AI来存储记忆,可以减少这样的遗憾。

第二,科技总是来自于人文。我们经常用记忆的世界来治愈现实世界,让科技尽可能地保留记忆的世界,这才是最伟大的人性。

第三,不要害怕技术。我们已经在使用许多技术来保留记忆,比如摄影和社交软件。拍照不就是不放手,沉湎于过去吗?

记忆只是另一项新技术,没什么特别的。恐惧只来自于不习惯,因为我们不习惯新的技术,不习惯美化旧的缺陷,以一种特别美好的方式看到过去的无奈。

第四,人活在别人的回忆里,恋人的回忆是我们来的路。

回忆难留,照片会变黄,鹦鹉会死,人脑会衰退。只有通过AI,我才能把我的一生展现给我的爱人。当我死的时候,我的爱人可以记得我的一切。

席瑞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情:需要这项技术的人被定义为老年人。这不仅符合大多数现实(除非发生意外),而且将辩论带到了一个全新的角度。胡老师以前那种不活在过去,而展望未来的观点,并没有被打破,因为对老年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未来,而是过去。之前的差距也准确把握住了:我们不是因为害怕技术,才把不可能变成可能,避免痛苦吗?席瑞对老年人的观点是我今天唯一动摇的观点。

现在对方留下的唯一一点就是隐私权。看对方如何反击。

方二边【李思恒】爱人去世,我不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反驳席瑞:回忆真的很重要,但重要的是自己的回忆,而不是爱人的回忆。我死前没有控制爱人的记忆。为什么我死后会有这个?这个决定应该由我的爱人来做,而不是我。

参数:

第一,AI记忆机器人是为了卖货而推出的,今天升级明天更换不可靠。用钢铁机器代替情人是可笑的。我们不能把感情寄托在科技上,只能被绑架。

第二,AI与照片或硬盘有本质区别,因为它可以自动处理恋人的记忆。我们想尊重死者,但对方希望死者继续为我们服务。

第三,科技带来的不是相伴的礼物,而是对当下的诅咒。如果你认为你将来可以保留它,你现在就不会珍惜它,结果留下更多的遗憾。以我已故的祖父为例。即使我留下了回忆,他也不会再感受到我所取得的成就,以及我为他所做的一切。

第四,AI留下的记忆共有部分是你的,私有部分是你不需要知道的秘密。有什么意义?老年痴呆爷爷不记得我了,但我还记得他,这才是重点。世界上没有一个AI值得一个爱人去回忆。让我们结束今生的爱情故事。续集不应该用AI写,应该用来世写。

火锅小仙女的风格还是比较强的,我也很喜欢,但是不得不说这次讨论的力度和清晰度都略逊于席瑞。论点一:调节气氛的作用大于意见输出。论点二:它对智能和一般科学技术做了区分,但区分得不够彻底,很快就转向了下面这一点。这一论点本身没有错,但它并没有与席瑞的晚年形成正面冲突。在思恒和爷爷的关系中,年龄差距很大。爷爷老了,可思恒还年轻,以后会发生这么多事。爷爷不能参与,留下遗憾。然而,席瑞安排了一个同龄的情人一起变老。爱人去世后,“我”专注于回忆过去,而不是展望未来。所以,在这个区域,两个人不是在一个战场上,而是各玩各的。

第四,争论的焦点是对“隐私权”进行相对有力的辩护。情人记忆中对活着的人最有意义的部分无疑是共同记忆,但这部分记忆不需要储存,活着的人已经有了。至于其他的私人秘密,不应该存储,活着的人也不应该知道。如果我们打击隐私泄露,就能守住对方严密的禁区。

郑方三边【黄志忠】爱人去世,我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今天,反对派一直在强调“我”。似乎一个人对爱人的记忆只对“我”有意义,只因为对“我”的爱。

爱人的记忆本身就有着独特而珍贵的意义,凭借自身的珍贵值得被留下。

记忆是一个人留在世界上的证据。在过去,只有皇帝、王子和美女才有资格被记录。普通人生活的喜怒哀乐只配在一瞬间烟消云散。

但普通人也值得记录和留下。生命死后,只剩下回忆。就像每一颗星星都应该有同样的机会挂在天上,等待一双欣赏的眼睛。无论多么平凡的人,都在把自己所处时代和周围环境的意义网拖在身后,贡献着自己独特的体验和感受,这是一个人留给这个世界最美好的礼物。

在这个世界上,不仅最亮的星星值得挂在天上,就连暗淡的星星也串在一起成为星座,指引方向。

我们的爱情什么都不是,它在这个世界上留不住我爱人的痕迹,我会变老,会死去。

我爱的人独立而独特,我用AI拯救TA的回忆。多年后,我会让别人爱上TA独特的魅力,多年后给人独特的安慰(看似云知己的一个概念)。

爱人的记忆不是只为“我”而存在的,爱人的存在也不应该只靠“我”来证明。应该由AI保存下来,献给全人类。

黄志忠的过人之处在于,他总能跳出话题的思维定势,从不同层面提出新的想法。对其他人来说,很容易溜到话题的一边,但对他来说,这是一次发人深省的经历。

好在每个辩手名字旁边写辩论全文的习惯救了我:题目说“我”应该保留“爱人的记忆”,而不是爱人自己决定。

留住大家的记忆,为子孙后代做贡献,真的很有意义,但漏洞是这个决定应该由我自己做,而不是别人做。既然“我”作为爱人什么都不是,我的爱也离不开爱人,为什么“我”也拥有处置爱人在世间留下的珍贵痕迹的权利?这恐怕有点矛盾。

说到这,就走到了反对派的禁区:隐私权。你愿意贡献你所有的个人感情和经历,把星星展现给全人类吗?不一定。

方三边【詹青云】爱人死了,我也不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反驳黄志忠:校长的意思是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,每个个体的记忆都值得保存。生与死都很重要,死后的爱或者AI不是关键,但关键是要留下个体生命的痕迹。

但是留下什么印记,做出什么贡献,不应该由我来决定吗?“我”作为爱人有什么权利帮TA处置?卡夫卡告诉他的朋友销毁他们的手稿,但他的朋友出版了包括日记在内的所有手稿。如果卡夫卡知道,他可能就写不出来了。文字也可以毁灭,回忆呢?

人工智能的技术水平分为强弱两种可能的讨论。

第一,人工智能薄弱。

如果像毛东说的那样,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薄弱,光怕还不够。如果是这么弱,那么拙劣的模仿根本不能带来安慰。《毛艾东》不可能与时俱进、与时俱进。每次毛东的父亲觉得只是一个活在过去的可怜机器人,就会想起毛东自己已经永远离开的痛苦事实。而且,AI与人类有着根本的不同。不管它们有多聪明,都无法复制人类几亿年来进化出的生物直觉和本能。它无法通过语气语调察觉到细小的情绪和冲动,也无法起到好情人的作用。

第二,强大的人工智能。

如果技术奇点被打破,AI有能力恰当地扮演爱人,准确地筛选出秘密和可分享的信息,我们将迎来真正的遗忘:我们分不清真假。

我和我的爱人,饰演我爱人的AI,还有我和AI一起回忆的真正的爱人……在这些混沌难分的沼泽里,“我”最终能留下什么?而幻觉导致我们幻灭,让我们对人类的情绪感到冷漠,从根本上消解了人类的情绪。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,人们可以像真正的岛屿一样生活,依靠人工智能来满足他们的情感需求。

但是,如果人工智能已经掌握了人类的情绪,再加上其超强的计算能力,为什么还愿意陪伴人类呢?人类恐怕会成为人工智能的游戏。

最后,我们用了很多技术来帮助我们记忆很多东西,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值得我们自己记忆的人和事吗?郑方说,人们会忘记一些事情,如果他们忘记了,他们就会忘记。正是遗忘的力量告诉我们什么是最珍贵的。如果最后只能记住几张图,那么我希望我记住的是,如果人生就像第一眼,那么人生就像第一眼。

赛前想到詹青云的情感幻灭、真假难辨等论点,我感到非常自豪,但我知道,即使有相似之处,我也永远无法像她那样作出如此清晰透彻的阐述,更谈不上达到深入观众内心的效果。山在上面,风景很好!

第二排演讲。

当郑方的爱人【颜如晶】去世,我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毕竟这个话题是感性的,所以不需要考虑AI是好是坏,记忆的意义是什么。这些讨论太理性了,这个话题的情况只是极度不理性。

它的核心在于你是否还爱着你的爱人?

你爱人的生命停止了,但你的爱没有停止。你们俩的速度不同。这个时候,你最需要的,就是给爱人留下一些东西,带给他安慰。AI伤害我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帮助我记忆。所以,你应该留下。

爱人去世,我不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因为我们在爱人去世时是非理性的,所以我们现在应该讨论一个理性的结论,并把它交给冲动的自己。当你想留住爱人的时候,AI就是给不了你想要的。太聪明太会算计,不是马大哈的真可爱情人。每次你有这种感觉,就会被提醒,你的爱人那么好,TA却不在了。

罗振宇队主场优势:任命结束语。

广场指定李思恒为对手的结束语。

方杰健【李思恒】爱人去世,我不会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爱人去世后,TA和我的速度真的不一样了,但AI只能保留过去的记忆,所以停留在原地,而我不断前进,速度还是不一样。那么,这个时候,我是不是又和爱人不合拍了?如果我因为这个原因拔掉AI,是不是又要杀爱人了?那么我这次杀死的不是爱人的身体,而是TA的灵魂。很多人选择不储存,因为还是觉得不舒服。不舒服的一点是,这个AI不仅存储而且处理你爱人的记忆,你爱人是一个看过你爱人日记的陌生人。

郑方断定[黄志忠]会在爱人去世时把TA的记忆交给AI。

痛苦的根源不是AI,而是你希望爱人留下的执念。有了执念,你会不满AI没有你好,AI太相似,太迷茫,所以很痛苦。但这不是AI的问题,是你的问题。如果你执着于留住你的爱人,即使一张照片也会让你烦恼。

但是如果你能明白你的记忆不是为了你的爱人,而是为了向世界证明TA的存在,那么保留记忆就没有问题,50年后你可以重新打开。

凭借一票的微弱优势,郑方在主场保持了主队的不败纪录。

这一次,罗振宇队比蔡康永队的两票险胜更加惊心动魄,主队完全凭借主场优势拿下了比赛,尽管对手依然是大胜。

思恒在结辩环节有点不稳,没有把努力放在巩固己方“隐私权”的立场,也没有攻击黄执中一定会重提的个体记忆保存论中产权的问题(将个体记忆贡献给人类应该由爱人本人决定,而不是“我”越俎代庖)。司衡在结束语中有点不稳定,没有把精力放在巩固自己的“隐私权”上,也没有攻击黄志忠肯定会重温的个人记忆保存论中的财产权(应该由爱人自己决定,为人类贡献个人记忆,而不是由“我”决定)。

黄志忠坚定不移地站在自己的论点上,用自己的力量抨击了詹青云的三个论点:如果保留记忆是为全人类做贡献,而不是保留爱人,那么詹青云的论点基础确实会不稳。

在财产权和隐私权两大漏洞没有被提前攻击的情况下,黄志忠的结束语确实更好,赢得了最后的赛点。

但漏洞不被攻击,并不代表没有漏洞。结合李的黑暗童话,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的记忆在财产权被他人(甚至是他的爱人)掌握时会带来怎样的伦理困境。除了彻底留下当事人记忆中难以承受的部分,当事人大概也不甘心,这也是黄志忠今天避而不谈的。

在我心里,赢的是对方。